◎數點建議就教於執政無能的馬政府 ◎馬英九的無能無心無恥--曹長青 st1\:*{}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數點建議就教於執政無能的馬政府 摘自自由電子報--自由評論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aug/17/today-s1.htm 八八水災之後,由於馬政府的無能與缺乏效率,到了災後第九天竟然仍有民眾受困在災區,有些地區依然缺水缺電缺糧,等待救援,整體救災工作尚未告一段落。然 而,災民的安置、救濟與災區重建,以及對救災疏失的責任檢討,甚至如何在救災法令與救災體系改進,在國土規劃、河川管理與公共工程上,進行徹底改革與有效 的監督管理,以期降低災害對台灣的衝擊,防止悲劇一再發生。這些基礎工作既不能等到馬政府從手忙腳亂、卸責推託中驚醒,才來思考與規劃,也非亂噴政治口水 可以解決,因而我們在此提出一些原則性的建議,作為執政者參酌之用,畢竟馬劉再無能仍是執政當局,如果他們不能有所作為,台灣人民在馬英九剩下的二年多任 期內恐怕只能陷在悲慘的煉獄了。 首先,災民的安置與救濟,著重時效與實效 小型辦公室,因為災民的房屋、家園、財物幾乎都被沖走,目前已一無所有,流離 失所,故而救濟、安置,以及未來的就學與提供工作機會,絕不能再囿於繁瑣的官僚作業系統,必須儘快做好一切安排,使災民及早脫離困境,恢復正常生活步調, 才能達到救急的效用。其次,來自海內外的善款,或將超過百億元,善款如何透明化,公平地分配給災民,避免淪入私人口袋,或者製造政客發災難財的機會,主管 單位應負起考核監督之責,使國人的愛心能夠真正用於災民身上。 再者,此次救災經驗顯示,馬英九並非有擔當的領導人,儘管憲法賦予他發布緊急 命令的權力,他仍再三牽拖,不願意站到第一線,負起救災總指揮之責。因此未來法令應予修訂,明確規定發生重大災難時,總統除非因故無法視事,否則即應負起 救災總責,若救災不力,應受憲法法庭彈劾之處分。其實,馬英九一再辯稱災害防救法的規定,已足夠應付救災需要,不必發布緊急命令,似乎言之成理,然而災害 防救法的規定,對小範圍的災害或許夠用,但像八八水災之類橫跨多個 裝潢縣市的災害,卻容易發生救災系統多頭馬車的亂象,延宕救災的時效。譬如災害防救法規定: 風災防救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水災為經濟部,土石流災害為農委會。而莫拉克本身是風災,後因帶來超級雨量而變成水災,而大雨帶來的土石流則成了大地浩 劫的主要凶手,災害的原因可說是多重而環環相扣,若依災救法規定,勢難找出一個真正負責的主管單位。此時唯有總統擔任救災總指揮,方可打破官僚主義的框 架,收到統籌指揮之效。 另外,災後重建,包括現有斷橋、道路的修復,更涉及治山防洪的建設,以及長遠的國土規劃。此次莫拉克颱風造成全台逾 七十座橋梁斷裂毀損,乃史上最慘。溯及去年辛樂克颱風全台斷橋五、六座,而道路崩塌亦極為嚴重,尤其山地的災區交通幾乎為之中斷,嚴重影響地方民眾的生活 與產業發展,因此如何儘快修復斷橋、道路,乃為當務之急。估計此一災後重建經費約一千一百億元,如何避免成為政黨綁樁,政商掛勾的肥肉,真正把工程做好, 不偷工減料,而且重建必須以最快速度進行,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就極為關 辦公室出租鍵。坦白說,八八水災對經濟固然造成重創,但重建工程若能切實推動,將可增加就業機 會,與相關產業的增長,未嘗不是一種轉機。尤甚者,未來的國土規劃,應該具有遠見,拿出魄力,不能再在高山或山坡地進行超限開發,與大自然爭地,並且應嚴 格取締濫墾濫伐,使人與大自然之間建構一種和諧發展的互動模式,才可避免大自然反撲所造成的可怕悲劇。 氣候變遷已成為人類生存必須面對的重 大議題,近年來全球重大災難頻頻發生,旱災與洪水交替爆發,在在向人類示警,應該嚴肅思考人與大自然的關係。而這種關係的建構,必須立基於科學與專業的基 礎,並全面落實在國土規劃與治山防洪上,始為人類永續生存之道。而台灣的重建之路,不再是修修補補,捐捐善款,就算大功告成,必須認知人類能力有限,大自 然的力量則無窮,在觀念、法令、制度與國土規劃上做妥適定位,台灣人民方可盡量避開自然災害的浩劫,得以安身立命。 ◎馬英九的無能、無心、無恥--曹長青 一場風災,讓世界看到了馬英九的極端無能。連美國電視CNN都在報導颱風將襲擊台灣,可掌 襯衫握軍情等全部情報的堂堂台灣總統,馬英九卻完全在狀況外,或根本不在乎,在颱風襲擊的第一時間,竟在台北喝喜酒。不知是否有人再問“喝醉”沒有,他又用娘娘腔回答:“沒有啦!” 風災這麼嚴重(五百人喪生,七千人無家可歸),但作為三軍統帥,馬英九居然拒絕頒布緊急救援令,更不在第一時間動用軍隊救災,導致就在軍營附近的鄉鎮,無 數人困在水中,呼救無望。據報導,一個警察,居然在自己的派出所屋頂,苦等了三天!他還是幸運的,多少苦等無望的災民,最後喪生。 直到風災肆虐的第七天,馬英九才召開危機處理的國安會議,研究救災。150多個小時之後,馬總統才意識到這是國家大事!天底下哪個民主國家有這樣冷漠、無能的總統?難怪有人說,全國人民早就總動員了,唯一沒有動員的是他自己。 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就要退居二線做“宅男”,以掩飾無能。這個被統派媒體“美化”出來的“繡花枕頭”,這次被大水更沖刷出其“糟糠”本相。幾天來,西方媒體,包括路透、美聯社,還有《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等,都在報導台灣災民對馬英九無能的憤怒! 可馬英 seo九開完國安緊急會議之後,還是不上“第一線”指揮,說由行政院領導,堅持仍做“宅男”。按常理,國家出現危機,正是展示領導人能力的機會;而馬英九 就是拒當“總指揮”。它再次證明,這個在“女兒國”溫室長大的“花瓶”的領導能力,根本就是“沒有啦”。至於有憤怒的災民說“馬無能”即使切腹自殺都不足 以告慰亡靈,明白人則說:“他連拿刀的能力都沒有啦!” 這場風災,也展示出馬英九的“無心”。在“高級外省人”眼裡,這次風災發生在中南部,那裡有更多的綠營支持者,多是台灣人。而上次中國地震時,馬英九的表 現就不一樣,他和夫人周美青親自參加募款晚會,當接線生催款,足足接了一小時電話,直到募款額破了一億二千萬台幣才離開。可這次台灣人遭難,馬英九根本沒 有那種當“接線生”的勁頭。蔣介石時代,把台灣當暫住的“旅店”,要反攻大陸。  今天馬英九要跟北京簽協議,要把“旅店”一塊帶上獻給中國。馬政府所以“拒 絕”外援,其實就是擔心一旦美、英、法、德、日等國家派來救援隊,被國際媒體報導,就會凸顯了台灣的獨立主權國家形象,損害馬政府跟北京的“合作 酒肉朋友”。因此 曾在台居住19年、對台灣有深入了解的美國學者祈夫潤博士(Jerome Keating)在其最近專欄“莫拉克颱風和馬英九的綽號”中說,馬英九已經成為“我的心在中國馬(My Heart’s in China Ma)”。 這場風災,也暴露出馬英九的傲慢和無恥。面對這麼多生命損失,馬英九居然敢理直氣壯地對外國媒體說,是因為災民沒及早撤離。這等於是說,那些生命的喪失是“咎由自取”。在西方,哪個民選領導人敢這樣講話? 而當災民向馬英九跪求搶救失蹤的父親,哭喊“為何見你這麼難”時,馬的回應竟是“你不是見到我了嗎?”那口氣之傲慢,之冷血,都不如古代的皇帝。那些皇帝 們,面對自己的大錯,不管真假,還懂得下個“罪己詔”呢。而馬政府拒絕外援的錯誤被揭露出來之後,馬政府外交部居然避重就輕地說,這是文字疏忽。這簡直是 蔑視人們智力的公開無恥! 無能,無心,無恥,台灣產生“三無”總統,真是開個大玩笑。難怪連外國專家也說,馬英九(Ma Ying-Jeou)是個“馬笑話(Ma Ying-Joke)”。 原載《自由時報》2008年8月17日“曹長青專欄” 2009-08-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酒店兼職 ◎國和家都沒了 馬英九在八八水災中的表現,開始讓台灣人民思考一個重要問題:一個無能的領導人在國家危難時所造成的傷害,遠超過災害本身。如果生命財產的重要性大於意識形態、政治立場,那麼在選舉時,選民顯然應該拋開情緒、虛幻的因素,選出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 馬 英九的無能,已經到了全民皆罵,舉世批判的地步,甚至藍營的媒體也看不下去,不敢護短,其談話節目中批馬的砲聲隆隆,絕不遜於本土媒體。然而,馬光會說大 話,卻是花拳繡腿的事實,是今日藍營才知道的嗎?如果明知他無能,卻因意識形態因素選他當總統,今日後悔固然是良心發現,但也已無意中成了救災不力的幫 凶。 國家一詞,必須有國有家,才是完整。馬英九主政後,先是以外交休兵為由,自我矮化,「民國」棄之不用,甚至藍營高層到中國祭拜孫中山,都不敢提到「中華民國」,一中各表,只見一中不見各表,台灣在其眼中已經不是「國」了。 古人感慨:國破,山河猶在,至少有一個棲身之地。但是,馬英九不僅把台灣的「國」搞丟了,接著心一橫,也把台灣的山河搞成支離破碎了,經過一場世紀水災,很多台灣人的家園也淹沒在滾滾洪水之中,「家」也沒 烏來溫泉了。 國家!國家!馬英九上台一年多,台灣人民沒有了「國」,又沒有了「家」,不但淪為亡國之奴,更成了無家可歸的災民,真是千古大悲劇 ◎美軍援台 考驗老馬--賴怡忠 八月十六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直升機於斷交後首次抵台。這批駐紮在沖繩,離台灣距離不超過 一千公里 的美軍,竟會需要八天才抵達台灣,喪失黃金七十二小時救援時間,這正是馬政府為向北京交心死抱一中、一開始「婉謝」美軍馳援、不惜犧牲台灣人民性命的結果。但即便現在應允美軍支援,新的問題才要開始。 根據美國務院八月十一日新聞記者會,不僅表示美國要利用在亞太資源(asset),並以二○○四南亞海嘯救災為範例,當記者問到具體措施時,國務院要記者問 五角大廈。這不僅表示美國當時即有意出動駐太平洋美軍,更可能以二○○四救助蘇門答臘震災的模式處理,所以才要記者詢問國防部(而不是國際救難署)以探知 細節。 當時美以航母群泊在蘇門答臘外海為救援平台處理海嘯救災。近震央的亞齊地區聯外道路全部中斷,美軍強大的空中運補 (Airlift)、搜索救援(Search & Rescue)與偵蒐能力,為印尼提供重要協助。在初始行動全靠空中能量時,林肯號航母不僅飛行載量大,其塔台的空 室內裝潢中指管能力,協調空勤任務時扮演關鍵角 色。其後美國檢討也指出在第一時間地面秩序混亂,但急需確認目標與撤離災民時,外海的航母指管通情能力,為搶下黃金七十二小時提供了顯著 (significant)幫助。此次可能會混用海外平台與陸基為整補的模式。 AIT與日本交流協會可說是唯二在高雄有辦事處的外國單位, 當場即了解這次颱風的嚴重性。如無其駐台單位回報,堅持一中政策的國務院不會不管敏感的美中關係而表示願意派遣美軍協助。治國無能但對一中最敏感的馬政府 怎會不知其軍事意涵。外傳國安會建議先婉拒美援,直到中國海協會捐款後才請求國際協助,擁一中向北京交心相信是主因。但黃金七十二小時已過,災民死傷已不 知凡幾。 在台灣救災體系依舊混亂的當下,除了既有救災能量可能會因協調馳援美軍而出現耗損外,先前因謹守一中反對美軍馳援的國安會,在美國 務院懷疑態度公開化下,也可能在失去信任後無法協助雙邊的高層溝通,對於後續更複雜的作業,其結果令人不敢想像。美軍來台後,新的問題才要開始。 (作者為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賣房子  .
創作者介紹

nyyrojgxiz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