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因拆遷而引起重大爭議的官員,是升是降,是重用還是輕用,體現了執政者的態度,也一定會形成對官員實際行為的導向作用
  □燁泉
  據澎湃新聞網報道,平度縱火案問責公告發佈的第二天(8月28日),平度市委書記王中即被調任青島市委黨校副校長、行政學院副院長。
  對平度市原市委書記王中,很多人並不陌生。他因在其任內強力推行大規模的拆遷,且屢屢發生熱點案件而廣受輿論矚目。去年8月,記者陳寶成因在平度老家阻止房屋被拆遷與拆遷人員發生衝突被警方刑拘。今年3月,平度市鳳台街道杜家疃村發生徵地縱火案件,致一死三傷。這兩個案件在不久前已有了初步結論,陳寶成一案檢方決定不起訴,縱火案也已開庭審理,12名相關責任人已受到黨紀政紀處理。
  對由於平度拆遷所引發和激化的社會矛盾,很多人都認為作為市委書記的王中難辭其咎,所以王中的調任就顯得有些意味深長。黨校副校長的確是一個升降難辨的職位,好像還有些進可攻退可守的意思,個中玄機外人只能是傻傻看不懂,但配合著平度網的解說,大家可以自己去揣摩。
  據平度網的報道,青島市委副書記王偉出席了平度市領導幹部會議,王偉在講話中指出,青島市委對平度市的工作、對平度市領導班子、對王中同志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
  對王中的升降問題暫且不論,我們只說拆遷。這些年,“拆遷”這個詞已經變得很敏感了,全國各地因拆遷而引發的矛盾衝突不斷,農村徵地、城市拆遷正在成為社會穩定的隱形殺手。但是對一些地方政府來講,“拆遷”卻是聞著臭,吃著香。明知道拆遷是個火藥桶,有時卻還是要拿出堵槍眼的精神往上沖,單純用官員腐敗的理論是解釋不了這種現象的。
  回頭梳理一下這些年因為拆遷引發極端事件而受到問責的官員,我們發現大多數官員都已經重新起用,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如果他們真的有違法犯罪的行為,恐怕不會是這個結果。而另一方面,這些年,一些以大拆大建、舉債大搞城市建設而聞名全國的有爭議官員,不但仕途順遂,一路高升,而且他們中的一些人還敢於公開通過媒體向批評的聲音叫板,這些都說明瞭拆遷背後的根本問題是執政思維和執政理念。
  不久前落馬的安徽省淮南市委書記方西屏,曾是著名的“掀車市長”。他在池州任市長的時候,就曾因為強拆引發衝突,而被當地群眾掀翻了座駕。升任淮南市委書記後,他不但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將一個已經建了十多層的五星級酒店炸掉重來。他這麼做的目的倒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利益,更多的是出於政績的考慮。這個酒店建得再好,也是別人任上的成績,與他無關,所以他堅持要炸。
  一個城市的面貌是否能在我的任上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城市是否會因為我而留下地標性建築?成了一些地方執政者第一要考慮的問題。而且這個工作還非常緊迫,因為變化得越快升遷的速度也就越快,在年齡已成為決定官員個人前途命運的當下,往前趕一兩年和往後拖一兩年,結果會大不一樣。
  在這樣的執政思維下,大拆大建和迅速的大拆大建就成為官員晉升最有力的法寶。而只要中國的官員都抱定這樣的思維,那地球人的確無法再阻止中國拆遷的腳步了。事實上,我們也看到,從被問責官員迅速起複,到大拆大建官員順利升遷,都能證明當下中國官場對城市拆遷建設的認可程度。這決不是某個人、某些人的問題,而是整體的執政思維的問題。
  發展是不是只有一種模式?政績是不是只能有一種表現?當因為徵地拆遷引發的社會穩定風險越來越大,當被拆遷人的權利抗爭形式越來越激烈,我們是否應該對我們的執政思維進行深刻的檢討?以民意為導向的執政理念真正實踐起來的確不容易,但是我們能不能不要逆向鼓勵一些與民意相悖的執政方式呢?
  對一個因拆遷而引起重大爭議的官員是升是降,是重用還是輕用,體現了執政者的態度,也一定會形成對官員實際行為的導向作用。
  (原標題:不能再逆向鼓勵大拆大建)
創作者介紹

nyyrojgxiz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